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 線上看-第九百六十七章:陸晨被砍死了?鑒賞

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
小說推薦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
陆晨共工一刀横扫而出,逼退围攻自己的几名人形闪电,眸子看向天宫。
在天门之下,有一道人形闪电自其中走出。
这是间隔了三个时辰的一道人形闪电,也或许是最终的人形闪电。
整片天宫的雷海都在沸腾,大量的天地灵力注入其中,当那道人形闪电外围的雷弧散去, 露出下方的身影时,陆晨瞳孔一缩。
只见那人形闪电一袭漆黑长袍,腰佩古朴的黑刀,长发肆意张扬的披散,即便只是天地的烙印投影,那股浓郁的煞气依旧在他身体表面凝实,向外传导间,浩荡星河。
在其体表,一层淡淡的红意隐入其中,其容貌看不真切,一双漆黑的眸子中仰殷红逐渐扩散,他向前迈步间,纵横无敌的气势,几乎要压垮整片世界。
明明他的属性境界并不高,却让远方的星盟强者们都感到一阵窒息。
在下方的千雪等人看到这道人形闪电时,也是一阵悚然。
冷月忍不住开口,“这不是……”
她的话语还未说尽,就被千雪捂住了嘴,冷月心有余悸的看向身边, 那里虚无的毁灭雷劫消散无形。
自洪荒天宫内走出的男子, 迈步自星河内走下, 如同君王在阅览自己的山河。
其中一名被陆晨击退, 飞向天际的人形闪电, 那名持剑的男子身形刚巧拦在了那煞气滔天的人形闪电面前。
煞气人形闪电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,竟霸道的一拳轰出, 将那名持剑人形闪电直接轰散。
被轰散后的持剑人形闪电没有再恢复, 那些逸散的电弧能量涌向黑衣男子体内,像是化为了他行动的能量。
“天劫还会自相残杀!?”
星盟的人看到这一幕更加不解,但他们本能的觉得,这名黑衣人形闪电,在上古时期,一定是猛男中的猛男。
祂明显和其他仙人烙印不同,像是更加有思维,而且从战力层次上来说,也比同境的其他仙人要明显高出一筹。
黑衣人形闪电腰佩漆黑古刀,行走虚空,速度逐渐加快,陆晨的目光更加怪异。
因为这人形闪电的步法尽管有些不同,要更加玄妙一些,但仍旧和他所使用的的行字秘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再加上对方腰间的配刀,虽然样式上有区别,但他腰间的弑君在发出长鸣,显然和那柄天地烙印凝实出的古刀有着交感。
此时周遭的人形闪电都停止了对陆晨的进攻,像是某种默契, 亦或者是在畏惧那名黑衣人形闪电。
那些人形闪电纷纷退开,像是要为黑衣闪电让路。
但黑衣闪电并不领情, 腰间漆黑凶兵出鞘, 竟然没有杀向陆晨,而是先杀向了离他最近的一名人形闪电。
只是一刀,在那名人形闪电还未反应过来之前,就将其彻底披散,吸收了其中的雷电能量。
在众人困惑的目光中,一道道人形闪电就如待宰羔羊般,被黑衣闪电宰杀,并不反抗。
说时迟那时快,陆晨还处于惊讶状态时,黑衣闪电就完成了对其他八道闪电的收割,将雷电能量纳入他的躯体内。
“楚兄,出大事了。”
陆晨在团频内和楚子航联系。
摄梦
“怎么了?”
楚子航原本之前听说陆晨传送失败,就已经联系了绘梨衣,在思索是否应该使用团队集结。
结果陆晨又说他开始渡劫了,事情有转机,让大家再等等。
陆晨看着那名在高空俯视着自己的黑衣男子,面色怪异,“我好像见鬼了。”
旁人或许还没有他自己感觉的明显,他几乎可以百分百肯定,眼前的这名人形闪电,是他自己!
但这和遮天世界内,叶凡曾经在九帝劫的第二重中,遭遇九个圣体化身不同,那本质上是对自身的一种复刻,与陆晨在登龙梯最后九层见到的差不多。
可他眼前见到的人形闪电,是自己,又不是自己。
因为这特么是和前面的仙人烙印是一个原理!
什么鬼!?
我见到了古代的自己!?
我这趟回老家,到底都干了些什么?怎么还回到更过去的时光了?
陆晨大脑一片混乱,楚子航也没给出分析,而他此时已经没工夫多想,因为黑衣男子已经踩着高深的步法走下,身上的气势在不断攀升。
他周身经文的声音轰鸣,气血直冲星河,整個人笼罩在沸腾的红意中,刺目的不可直视,霸绝天地的意前压,带着无敌的大势。
陆晨同样将战力提至绝颠,精气神凝聚,几乎是和对方同时出手。
两柄漆黑的凶兵划过星河,黑水玄蛇的虚影自陆晨身后浮现前冲,凶狠的无声咆哮,吐露猩红的蛇信。
而在上方,也出现了一条黑水玄蛇的虚影,其身形要更加雄壮,鳞片带着一抹幽蓝,由于是被天道摹刻,其双眸无神,但仍旧带着凶煞的气息。
星河内出现了怪异的一幕,一上一下两道身影,几乎用出了相同的刀法,像是对称的镜像。
轰——
天地胎盘附近数不尽的星辰破灭,虚空崩碎带起的罡风,席卷想宇宙的远方。
陆晨大口咳血,连弑君的刀身上都出现了一丝裂痕,他还从未在同境下感受过如此毁灭性的力量,简直要将他正面压垮。
他直直的自星河内下坠,肉身在那霸烈刀意的席卷下不断溃散,连神魂都在濒临崩溃,若不是四十九枚道印护持,再加上以兵字秘镇压己身,他在这一刀下恐怕会直接形神俱灭。
“这是自己做的孽,要来还了。”
墨雨看着这一幕,悠悠吐槽道,心说你好好渡劫就是,为何要跟天道装逼呢?
千雪则是紧张的握紧拳头,“这天劫最后来这么一手,是要绝杀他。”
或许有人能战胜另一个自己,因为你只需要比上一刻更强,再做突破就好了。
就如陆晨之前所想,登龙梯上对自我的复刻,只要给他时间和场地,一对一的话,他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把对方砍死。
但若另一个自己,是各方面都趋于完整,道法大成后的你呢?
任你天赋再强,也不可能战胜,因为你们的天赋是相同的,悠久的岁月差距,是不可弥补的。
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一道人形闪电,是对陆晨本人的复刻吗?”
星盟的人看到这一幕有些不解,着实是两人的步法、刀法、气质和身形都几乎一模一样、
“不对,人形闪电显然要更强一筹,方才的对攻中,葬神星的这小子吃了大亏,向下后退了数万里都不止,受了重创,而人形闪电寸步未退。”
大日峰主皱着眉头,神情凝重,他不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幕。
如果是天道复刻陆晨,最后的手段是让他与自己对战,那么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
陆晨不可能面对自身的复制品如此不堪一击,而且以他们星宙级强者的眼力可以看出,方才那名人形闪电几乎已经打出了刚入星宙级强者的一击了,完全超出了顶尖天骄的攻伐力。
要知道陆晨本身的境界,还离星宙级差得远啊!
尽管不知道陆晨用了什么秘法,临时的基础实力已经逼近星宙级之下的最强者,但下方之人,是和星宙级有一道鸿沟的,这个境界的人,怎么可能打出星宙级的攻伐力!?
“会不会有一种可能,陆晨这小子,就是继承了这位仙人的法,才修行的如此之强,但如今碰上远古时期的正主复刻了?”
无忧海海王分析道。
“也只有这个解释了。”
有人表示赞同。
“祂为什么不追击?”
折仙峰主看着天宫所在的方向,那名黑衣闪电在一刀将陆晨劈下去后,并没有乘胜追击,而是高高在上的俯视下方,如同神祇俯视蝼蚁。
陆晨终于稳住身形,使用者字秘艰难的修复伤体,刀意入体的感觉并不好受,对方的刀意远比自己更加凝实,在分割着自己的每一个生命单元。
他吐出一口淤血,擦了下嘴,抬头看向也不知该说是未来,还是古代的自己。
“真够劲,不愧是我。”
陆晨咧嘴笑道,他说出这句话后,周遭蓦然出现虚无的漆黑雷劫缠绕上己身,但被他以霸道的武帝经结合沸腾的神之秘血直接给震散了。
陆晨深吸一口气,看了眼那没有散去迹象的天宫,平复心绪。
他不知道黑衣闪电为何不追击,但天道不像是要绝杀自己的样子,否则方才黑衣闪电直接追下来再补一刀,他根本无处可逃,连团队集结都来不及,因为古今有着时间差。
而且他总觉得,这名黑衣闪电看自己的时候,是带有一些情绪的,不像是其他完全无智的人形闪电。
他稳定身体内的伤势,消耗精血让肉身状态恢复巅峰,再次冲向九天。
他不敢肯定用特殊方式离开葬神历后,天劫还会不会继续存在,他必须正面面对。
并且难得见到了实力更加强大的自己,他又怎么能不多观摩学习一番呢?
若能闯过去活下来,他的收获会比之前的八道人形闪电多的多。
集意于形,化形于战,刀出如惊鸿,星河飘雪,三千世界。
陆晨逆流而上,再次一刀斩出,星河内不分上下,他的刀法更是随心而动。
而与此同时,在他的对立面,如景象一般飘起了寂寥的雪,那血带着致命的殷红。
像是深渊内下起的血雨,寂寥中带着杀机。
弑君与古朴漆黑的刀锋相交,不可抵御的伟力再次席卷向陆晨,他口齿溢血,虬结的肌肉在武帝经的轰鸣下,不断的出力,他将初步领悟的部分帝道法则加持在自身,神魂眉心处秘血之神赐予的字符闪耀。
轰——
陆晨再次退开,这次后退近有八千里,稳定了身形后,他脸上带着兴奋的笑。
不仅是因为自己这次的“进步”,也因为黑衣男子依旧没有追击。
仔细想想,似乎第一次,也是自己率先动手,黑衣男子才出刀与自己相碰。
貌似……只要自己不进攻,这黑衣男子并不会主动对自己动手?
发现了这一点后,陆晨就大胆了许多,先专心运转者字秘疗伤,随后又冲了上去。
果不其然,只有自己动手时,黑衣闪电才会迎击。
“天道是什么意思?这是放水吗?”
星盟的人看到这一幕直皱眉,他们发现新来的人形闪电如此强大后,还琢磨着陆晨很快就要死在天劫下了。
可谁知道这个黑衣闪电把其他的人形闪电击杀了不说,而且根本就不主动对陆晨出手。
若只是站在那里,等陆晨出招,那岂不是成了喂招的陪练?
想指望黑衣闪电一刀就砍死陆晨,好像也不太现实。
千雪等人看到这一幕,也是稍微松了口气。
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这个黑衣闪电,似乎并不是要将陆晨追杀到底。
“我怎么感觉,这道人形闪电,有着自己的思维?”
墨雨看向那道黑衣闪电,若有所思。
“这不都是天道凝聚出的烙印吗,怎么会有思想?”
林山河说道,“不过这黑衣闪电是强的过分,陆兄本身就够变态了,果然不能小看古人啊,居然还有能完全压制陆兄的。”
冷月面无表情,但其实心中一阵怪异,她很想说这根本就是另一个陆晨。
总裁深度宠:Hi!军长娇妻
“这天劫究竟怎么才算通过呢?陆晨总不可能一辈子都在渡劫。”
千雪皱眉道,尽管目前看来没有生命危险,可谁也不知道是不是黑衣闪电处于“迷瞪开机”中。
若是等下祂主动进攻起来,陆晨看上去挡不了多少招。
神禁根本毫无意义,且不说若这真的是陆晨在某个时期的烙印,对方一定也会神禁,就算祂只是普通的人形闪电,也会随着陆晨基础实力的上升,被天道上调至同他一样的属性。
此时陆晨正一次次的冲锋,在每一次交手中,武道天眼观摩着对方的武道,同时磨砺着自己的刀意。
在化解体内刀意时,就像是在磨刀,加上他天生强大的领悟力,他刀意的成长速度,比使用魂意石还要快了许多。
陆晨一连与黑衣闪电交手了数十次,从一开始的后撤数万里,到现在,只往后退六千里,每一次交锋他都有着进步。
星盟的人看到这一幕,怒骂天道不公,“这小子是天道的私生子吗?怎么还带这样渡劫的?这根本就是在给他喂招!”
也有人较为沉着冷静,淡漠道:“无论如何,天劫总有尽头,要么陆晨最终死在天劫下,要么等天劫结束后,我们送他上路。”
无忧海海王看着千雪等人所在的方向,目光锁定着真龙幼崽,“诸位,我们或许可以先谈下关于真龙亲子的事。”
陆晨正沉醉于与更强大的自我交手的快乐中,尽管伤痕累累,但每一次交锋对他的法都有极大的启示。
眼前的存在,让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令他知晓,原来同境之下,战力还能继续往上提升。
他的法还不够圆满,他的武道之路一片坦途,怎能不令人兴奋呢。
第五十次交手、六十次交手、七十次交手……
随着时间的推移,陆晨不断咳血,又不断的自我修复,那立于天宫之下的黑衣闪电如同战神,俯视人间。
一直在第八十次交手过后,陆晨后退四千七百里,稳住身形,者字秘与神之秘血的不灭特性施展,快速修复伤体。
但令他意外的是,这次黑衣闪电没有停在那里等他,而是主动出手了!
只见他脚踏虚空,像是将时间抛在了身后,穿行之间一切阻挡都要为其让行,腰间的古朴黑刃被收了回去。
祂一拳盖压而下,无敌的意纵横星河,陆晨只得硬着头皮出刀,以他最擅长的刀法应对。
轰——
弑君在与黑色闪电的拳头相交时,竟爆发出金铁交戈的声音,擦出炫目的火花,雷霆微微逸散,陆晨似乎透过那雷弧遮掩之处,与那双眸子清晰的对视上了。
一时间,陆晨从那双眸子中看到了一股莫名的情绪,他还未来得及分辨,就被强大的力量给震退。
他的躯体在星空中开始崩裂,因为他之前还未完全用者字秘治疗好伤势,弑君更是险些在那股力量下脱手而出。
更令陆晨悚然的是,黑衣闪电并未停止进攻,而是迈步上前,单腿抬起,如同战斧一般劈下。
陆晨的肉身本就濒临崩碎,在这一腿下,力量传导中,身躯爆散大半,唯有头颅连着脖颈,右臂还紧紧的握着弑君。
“他完了。”
星盟的人冷笑,“天劫终于干正事了。”
黑衣闪电的进攻仍在继续,他在虚空中微顿,身形下压,右手握住黑刃的刀柄,拔刀而出。
那是极致的快,极致的霸道,无敌的意带着决然的锋锐,斩向陆晨的仙台。
“镇!”
陆晨爆喝,四十九枚道印护持仙台,同时太极阴阳圆在神魂周围撑开。
可下一刹,仍旧被那霸道的一刀斩了进来。
太极阴阳圆几乎在刹那间崩溃,在至刚的力量面前,柔性的力量根本起不到作用。
四十九枚道印被震退,露出陆晨神魂的眉心,那里悬浮的字符散发着红色的微光。
当黑刃的刀锋与字符相碰,那字符竟如虚幻般,被刀身穿透,只是红色的光芒更加炽烈几分。
如热刀切油,陆晨的仙台的赤金色小人被漆黑的刀锋斩过,自中央起,被斩成了两半。
星河之内,人们能看到,陆晨的肉身四分五裂,头颅被劈成两半,就连那代表神魂核心的金色小人,也被斩开了。
“队长!”
千雪惊呼道,自黑衣闪电暴起进攻,到陆晨败北,一共只有三招,谁也不曾想到会有如此惊变。
而在做完这一切后,黑衣闪电的身形渐渐化为雷弧散去,只是在诸多雷霆缥缈飞向天宫前,祂意味深长的回眸看了眼陆晨的“尸体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