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小說 《詭異降臨:我有諸天模擬器》-第132章 黃昏西下,紫陽天降相伴

詭異降臨:我有諸天模擬器
小說推薦詭異降臨:我有諸天模擬器诡异降临:我有诸天模拟器
“那你为什么之前不记得记忆,现在记得了呢?”
王暮忽然问道,之前的火命可什么都不懂。
但现在,就像是一位军师,为他出谋划策。
“我隐藏了自己的记忆。”火命思考了一下,手指轻轻敲着桌面:“但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也还没恢复。”
王暮了然。
我和妈妈抢男友
定然是某种原因让火命做出这种抉择。
王暮不再多问,继而问出自己需要做的事情。
不久。
在火命的讲解下,王暮了解到之前轮回的流程。
果酒上桌,众人开始喝了起来。
“你们早知道了?”王暮抿了口苦涩,带有果香的果酒,看向侍圣等人。
侍圣等人的氛围有些沉重。
因为他们都没有带着记忆轮回。
只要一想到,要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,这二百年来的轮回,就感到寂寞和空虚。
试问,谁又能经历一世二百年,再次重来。
“老师。”伊莱特一口饮尽果酒,擦去嘴角残迹,“为什么这次要杀我的父亲?”
闻言,王暮没有犹豫道:“因为我不是上一个轮回的我。”
之前的轮回里,他依然披着纽曼的皮囊出身,但没有杀任何人,而是借着修炼,一步步成为费尔曼重视座上宾。
很沉静,不像这一世的他,全靠杀。
“也是。”伊莱特面露惆怅,苦笑道:“老师每个轮回都在成长。”
“也许这就是人生吧。”王暮随口应答。
然后,他找了个借口离开酒馆,不让火命等人跟着。
酒馆内的众人气氛更加沉闷,片刻后,火命道:“他只是,还没能消化这个信息。”
众人无语。
街道上。
王暮双手抄兜,走在砖石铺满的地面上。
嗅着空气中闷得发慌,难以释怀的压抑,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,他停下了脚步。
“一次又一次,究竟多少次轮回,我来这里的目的,又为了什么?”王暮迷茫了。
巨大的危机即将袭来,他却不知该做些什么。
传火者的代价。
火命等人的轮回。
他自己呢……
他自己,究竟是什么。
八岁的他,在这种时刻,做了什么决定。
微风不再,高空火焰灼热地面,在板砖间冒出枝芽的青草,芽尖被微微烤卷,变成黑色。
王暮弯腰,拔起地上的青草,扔到路边。
“既然快死了,我帮你一把。”
王暮拍拍手,又抄兜沿路而走。
路过圣堂,他犹豫了一下,走了进去。
圣堂内。
往日高朋满座。
今日,只有依稀数人。
这些人大多是老人小孩,蜷缩在长椅上,尽心祈祷,额头冒汗。
他抬头看向圣台后,那象征着圣使出征的圣徽。
“凹凸不平的星球上,一个小男孩只为了拿到心爱的红玫瑰。”
王暮念着,他若有所思:“有所得,就会有损失。”
“……”
他隐隐有个猜测。
王暮转身离开圣堂,快步走上皇宫。
与往日见过的皇宫相比,眼前破烂不堪,满是血迹的皇宫就像是散发着恶臭的垃圾堆。
腐肉仍在细微处残留,苍蝇环绕着飞。
他跨步进入皇宫,没在皇宫内停留,而是直接越过皇宫,来到皇宫之后的陵园。
这里就是格斯一世二世的埋葬之地,格斯二世陵园较小,他直接越过,来到格斯一世的陵园面前。
功绩碑前,正盘坐着一个人。
须发皆白,不是消失多日的格斯一世,还能是谁。
王暮看着格斯一世的背影:“我想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“问吧。”格斯一世头也不回道。
“为什么你会觉得,我不是王暮。”
“太多太多。”格斯一世摇摇头,笑道:“该说你的性格,还是你来的时间呢?”
性格方面,王暮自觉跟火命描述的轮回之中的自己,不一样。
甚至,相反。
但他不知道,来的时间有什么问题。
“什么时间?”
“距离真正的二百年后,已经过去了一千三百年。”格斯一世转头看向王暮。
看到格斯一世的面容,王暮瞳孔一缩。
只见格斯一世大半脸已经没了皮肤,血肉,看到了里面的骨头,剩下的小半好像是一层皮粘上去。
剩下的灰袍下,全是一副骨架子。
“这才是真正的我。”对于王暮的惊讶,格斯一世微微一笑。
王暮沉默。
啪。
一只鸟从陵园的树枝上掉落地面。
地狱先生
这是一只麻雀似的鸟类。
摔在地上,羽毛微卷,发黑。
接触地面时,滋啦的一声,仿佛在煎炸。
温度持续升高。
“时间快到了,迎接不属于你的轮回了吗?”格斯一世笑问。
“你不去其他人那里戳破我吗?”
王暮疑惑道。
既然格斯一世已经知道他不是前面的王暮,为什么还要这样做,他理解不了。
格斯一世道:“比起以前的他,我更相信你。”
听着格斯一世的话,他不知该哭还是该笑。
以前的他,自然是八岁前。
现在的他,是他自己,不是任何人。
王暮不再犹豫,转身踏上前进的道路。
王暮从圣堂路过。
一个个圣裁者从里面鱼贯而出,跟在他的身后。
一杆杆旗帜举起,是黑白交间的圣徽旗帜。
王暮脚步一顿,道:“将所有旗帜都毁掉。”
圣裁者马上将所有旗帜,连同杆子都用火焰燃烧殆尽。
王暮继续步行,前往城东。
城东正是迎接不死鸟能量炮的最佳地点。
酒馆内。
火命、侍圣、卢恩、第一仰圣、伊莱特五人跟随而出,每个人眼底都燃起熊熊战意。
只有为首的王暮,面无表情。
此战,他全部都要。
不是付出代价才能得到一些东西。
他要的东西,全部都要在,如果不在……那就全都毁灭!
踏上城墙,王暮站在城墙顶上。
哗啦啦!
滚滚热浪宛如海潮一般卷来。
王暮破洞了的黑袍猛地掀起,猎猎作响。
他眼睛盯着天空上,那紫色的太阳。
西方。
光芒越向西倾斜。
宛如平日的落日夕阳,利用最后的余晖,射向云层,折射到地面。
布洛兰德许多建筑上,染上一层令人遐想的黄昏美景。
这抹余晖之下。
伊莱特望眼欲穿。
卢恩迷茫又疲惫。
第一仰圣叹而笑。
侍圣嘴角带苦笑。
火命眼睛一动不动,盯着紫色火团。
这抹余晖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让人很是怀念。
落日,终究还是落下。
夜幕未曾遮掩天空,紫阳当空却已猛然落下。
紫阳未前进太远,便轰在一层薄膜上,旋即薄膜咔咔咔碎裂,布满蛛丝,最终崩裂。
嘭!
城墙上顿时出现一个缺口,是王暮激射向紫阳。
“王暮,按照计划!”火命脸色一变,这跟他跟王暮沟通的不太一样。